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一淼新闻 一淼EAP 罗淼团队 每日动态 心理课程 罗淼情商 在线留言
 用 户 名:  登录密码:  一淼百问 进入论坛 人才加盟 联系我们
    最新消息: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你没有不好,..
 十堰罗淼青少年心理咨询——青春..
 十堰罗淼青少年心理咨询---过..
 十堰罗淼心理:心理科普:分清『..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你为什么还没..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如果可以幸福..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该怎样与男朋..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抑郁症患者的..
李晶
马铖铖
杨蓉贺
钟 馨
易天军
罗 淼
邓徐明
万家富
为什么选择EAP
企业愿景-高管培训
赢在中层-执行力培训
成在基层-高效员工培训
特别关爱-员工成长培训
首页 > 案例分析 >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你自己选”,是父母最大的谎言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你自己选”,是父母最大的谎言

来源:十堰罗淼心理服务中心| 十堰罗淼心理咨询丨十堰心理咨询丨十堰青少年心理咨询丨十堰情感婚姻咨询丨十堰家庭关系咨询    作者:本站    发布时间:2022/6/14 10:33:57

“我是你的仇人吗?你为什么讲这么伤人的话?”

 

“为什么这么不懂事?你就是这样和人说话的吗?这是成年人的口气吗?!”

 

这一连串怒气值点满、顺着网线反杀而来的夺命五连问来自我亲妈。

 

在此之前,我就“现在不想找男朋友”一事,毫无保留地掏出肺腑之言交给她。

 

然而,正应了作家张大春这句:“一个字长途跋涉来到我们面前,已经不是它出发时的模样。”

 

我掏心掏肺的真心话,跋涉到我妈那儿,成了狼心狗肺的“逆女独立宣言”。

 

在在此之前,我妈就“我到了该找对象的年纪”一事,向年轻无知的我大谈她蹉跎大半辈子总结的人生哲理:

 

“你不嫁人,以后会被人指指点点点。”
“你一个女孩子,以后一个人怎么可能过得好。”
“随便你。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为什么要结婚,到时候你就后悔了。”

 

由于我“大逆不道”,我妈与我冷战数月,整个家和我差点决裂。

 

事实上,我的肺腑之言确实夹枪带棒,七分理智中夹带三分阴阳怪气。

 

我气的就是从小到大,整个家都在虚伪地让我自己做选择——表面上一切可沟通好商量,实际上从未尊重我的个人感受。

 

我可以选择,但我的选择不重要,因为所有问题面前,他们心中早有决定,只等我“签字画押”,老实服从。

 

不服从,就得挨一顿劈头盖脸的“你不懂事”、“我们是仇人”的指责。

 

曾奇峰老师曾说:“生命的价值就在于选择,但做父母的常常会忘记这一点。”

 

很多时候,父母选择性记得孩子是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却忘记孩子更是一个有个人意志的个体,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抉择。

 

他们时常越过边界,炮制各色糖衣炮弹,操纵孩子的人生。

 

今天就来聊聊父母这种“假民主”式操控,在如何把孩子步步紧逼成“活着没什么不好,但死了好像也没关系”的空心病患者。

 

 

01
假民主式,父母温情地控制孩子

 

从小到大,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好的,我都可以”。

 

9岁时,我妈带我买新衣服:

 

“你自己选,喜欢哪件就买哪件。”
——“我喜欢这件皮夹克。”
“女孩子穿太暗的颜色不好看,粉色的好看。”
——“好吧,我都可以。”

 

于是我幼年一半衣服,都是粉色。

 

13岁时,我想考去市里,全家无人鼓励:

 

“留在县里当‘鸡头’,还是去市里当‘凤尾’,你自己选。留在县里,你还是优等生,但到了市里,你就不是了。”
——“好吧,我都可以。”

 

于是我在县里,做了九年义务教育外加三年高中的“鸡头”。

 

18岁时,我高考失利,全家无人安慰:

 

“高考志愿你自己填。不过,我们觉得女孩子安稳就行。”
“我们觉得在本市二本学校读英语专业,以后留在本地小学当英语老师,再嫁个本地公务员,就挺好。”
——“好个鬼。”

 

这次我选择了“反叛”——义无反顾复读一年,卧薪尝胆考上北京985,像飞鸟一样,远离家乡,逃离家人的视线,躲藏得远远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家庭”都怀有深切的恨意,恨到在外人面前闭口不提。

 

我恨过他们喋喋不休地大谈人生道理,否定我作为个体存在的价值。

 

我恨过他们用沉重得让人喘不过气的“为你好”,强迫我实现他们的期待。

 

我恨过他们嘴上说着“你自己决定”,却从不在意我的真实想法,操纵我的人生。

 

我恨这种一捅就破的假民主,裹着蜜糖的真专制,在掠夺我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权。

 

美国心理学家帕萃丝·埃文斯曾在《不要用爱控制我》写道:“对于控制者来说,他们根本不关心你的想法,拒绝真正了解你。

 

那些将孩子握在手心不放的父母,或许从未真正了解过自己的孩子。

 

1、讲道理:一种虐待孩子的语言暴力

 

讲道理,是父母满足其控制欲的常用手段。

 

有心理学者曾直言:“有时父母的唠叨,看似是关心,其实是一种慢性心理折磨。”

 

某种程度上,父母喋喋不休地讲道理,是一种指责,其本质是一种言语否定,在剥夺孩子做决定的权利。

 

电视剧《以家人之名》中,齐明月的妈妈就是典型的假民主父母。

 

请同学一起吃饭时,齐明月妈妈让明月点菜,笑脸盈盈地对她说:“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而当明月快把菜单捏出一手汗,终于点出三样菜时,一旁的明月妈鼻孔微张,精致的眉毛微皱,笑脸秒变臭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菜单后,开启念经模式:

 

“每次让你点菜,都是这老三样,这么多人,你也不问问他们要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

 

对这种场面习惯成自然的明月,虽然满腹委屈,但一声也没吭。

 

在另一场饭局上,母女俩上演了相同的戏码。

 

一家三口在饭店吃饭,明月妈妈点菜时,父女俩在一旁玩手机。

 

明月妈妈对此略感不快,向明月呵斥道:“齐明月,妈妈点菜的时候能不能参与一下?我是你们保姆啊?”

 

明月战战兢兢点了份扇贝后。这位女士仍旧不满地呵斥道:“刚点了份粉丝蒸鲍鱼,又叫扇贝,有点规划好吗?你现在的份额就剩青菜了。”

 

而当明月换成油麦菜后,这位女士扭头就问服务员有没有上海青,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这类《猜猜妈妈今天想让你吃啥》的大型问答节目,算得上是很多人成长过程中内心无法磨灭的痛。

 

看似悬而未决的问题背后,父母决定好的答案,又何必假民主,让我们自己选?

 

对我们的选择进行否定呢?

 

心理学家埃文斯曾用“泰迪幻想”来分析这种控制欲。

 

很多人小时候都有类似泰迪熊这样的玩偶,会把对一个人的幻想,完美投射到泰迪熊身上。

 

没有生命的泰迪熊会彻底地按照我们的幻想与我们“互动”,它只会安静地顺从,不会做任何反抗。

 

而控制欲爆棚的父母则会把这样的“泰迪熊”投射到孩子身上,期望孩子能像泰迪熊一样安静地服从他们的意志。

 

和孩子商量、让孩子自己选择,意味着亲子处于平等状态,默许了孩子的自主性,这对于作为控制者的父母而言,其实是一种自杀性行为。

 

因为孩子无法预测的言行和想法,会使父母从“泰迪幻想”中猛然惊醒:孩子原来是一个真正独立的人。

 

正如帕萃丝·埃文斯在《不要用爱控制我》所写的:“对于控制者来说,他们不希望被控制者具有认识自我的力量和勇气,因为这种个人意识就是分离的迹象。”

 

所以在孩子做出不符合其期望的选择后,有的父母会通过发怒的行为,给孩子灌输恐惧的心理,让他们顺从。

 

而更有技巧的父母,则会通过讲道理这种更为隐蔽的方式,让孩子确信真理就隐藏在这些专横的行为背后,从而顺从他们的想法,做一只乖乖的泰迪熊。

 

单方面地说教,绝不是一种良性沟通,而是在随意地定义孩子。

 

这是一种蔑视,在粗暴地否定孩子作为独立个体的价值,在打压孩子的自尊心。

 

而且,武志红老师曾说:世界上最无效的努力,就是对孩子掏心掏肺地讲道理,你讲的道理越多,孩子越反感,更不愿意和你沟通。

 

频繁地说教会触发心理学中的“超限效应”,带来适得其反的效果:刺激过多、过强或作用时间过久,从而引起心理极不耐烦或逆反心理。

 

万事顺从妈妈的齐明月隐忍到极限后,就通过一种自毁的方式,实现了对“独裁者”妈妈的终极报复——

 

为了反抗妈妈逼自己去政法大学,她在高考时故意少填一张答题卡,只为达不到政法大学的分数,留在当地高校学自己喜欢的新闻学。

 

2、 “为你好”:一种以爱为名的道德绑架

 

另一种不易被识破的假民主式控制,是父母的“为你好”,很多自以为是的爱,其实是对关系的控制,是一种以爱为名的道德绑架。

 

在电视剧《小欢喜》中,宋倩是一名单亲妈妈,她把所有的爱、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女儿英子身上,将她视为自己的一切。

 

为了陪英子高考,宋倩甚至辞掉工作,对英子的生活和学习展开“全包围式”关切:

 

从无微不至地照顾饮食起居,天不亮就熬燕窝做药膳,到制作以分钟为单位的时间规划表,再到给英子桌前弄一扇巨大的玻璃窗,方便实时监控英子的学习。

 

宋倩的自我牺牲式付出,在英子眼里是一种无力挣脱的情感绑架。

 

她其实很讨厌中药味的药膳,但面对宋倩的“妈和你是最亲的人,还能害你吗?”,她只能每天默默喝完。

 

她失手考第二,玩乐高解压,但面对宋倩的“都考第二了,还有什么可高兴的?”,她只能默默放下乐高。

 

但比这种密不透风的爱,更让英子感到压抑痛苦的是,宋倩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自己对于天文的热爱。

 

宋倩被英子在天文馆的表现感动,在家为她专门准备了一个舞台,表面上是表示对英子天文爱好的支持。

 

但实际上,她是通过这种看似为英子着想的方式,阻止英子继续参加天文馆的活动,英子想参加南大冬令营,她也是死活不同意。

 

当得知英子背着自己找父亲签署南大冬令营的同意书后,宋倩一发怒,二指责,三哭诉:

 

“我给你分析,我四处给你求人,托关系,请人吃饭。你竟然私自交了报名表。”

 

这其实是一种情感勒索手段。

 

宋倩把自己塑造成一名“悲情者”,指控英子骗她,不体谅她奔波的艰辛,不体谅她的牺牲,为的就是强迫英子服从自己,放弃报考南大。

 

因为宋倩一方面偏执地希望自己的牺牲式付出,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英子考上清北,另一方面,她害怕英子逃离自己,从而失去对她的掌控。

 

宋倩式的“温情型支配者”,通常意识不到自己爱否定孩子。

 

他们往往会使用一些正面借口,比如“妈和你是最亲的人,还能害你吗?”、“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来粉饰自己对于孩子的支配欲望。

 

当传递“妈是为你好”这一信号时,作为支配者的父母的确认为自己很爱孩子,是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为孩子好,这种爱便成了一种控制的理由。

 

而事实上,他们习惯性地忽视了孩子的感受和作为个体的意志。

 

武志红老师在《为何爱会伤人》中将这种以爱为名的控制,定义为权力的投射性认同:“我对你好,你就必须听我的,否则你就是坏孩子。”

 

这也是在向孩子传达:“我很强大,你很无能,你必须听我的。”这是一种威胁,是在剥夺孩子的选择权。

 

 

02
孩子屈服,被逼的无欲无求

 

最令孩子绝望的是,既然不让我们选择自己的人生,又何必再指责我们“为什么总是不开心,没有活力”?

 

既然为我们指定了人生道路,又何必再苛责我们没主见、不上进、不努力呢?

 

齐明月被逼得毁掉自己的高考,乔英子被逼得抑郁跳河,才迎来亲子的大和解。

 

但是很少有人追问:为什么父母往往把孩子逼上绝路,才开始懂得反省?

 

有些错误是父母终其一生都无法弥补的,有些孩子的伤痛是一辈子不可逆的。

 

1、绝对服从的孩子:心中永远有一个虚幻的囚笼

 

习惯了绝对服从的孩子会形成顽固的依赖心理,不敢表达独立的一面。

 

这并非因为缺乏独立的能力,而是他们在潜意识深处相信,独立是“坏”的,如果独立,就会和父母关系疏远,从而心甘情愿地沦为父母的提线木偶。

 

德国心理治疗大师伯特·海灵格曾说过这样一则寓言故事:

 

一头熊,曾经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笼子里,它只能一直站着。后来笼子打开了,它自由了,能随意跑动了,但它依然一直站着。

 

虽然真实的笼子不在了,但一直有一个虚幻的笼子在囚禁它。

 

16岁这个美好的年纪选择终结自己生命的Kailia Posey,或许内心就住着这样一头熊。

 

Kailia短暂的人生都献给了选美。

 

她从3岁起开始参加选美比赛,,不是在选美,就是在准备选美的路上。每天被妈妈带着压脚背、劈叉,吃了很多超出年龄的苦。

 

Kailia在镜头前永远表现得活泼开朗、古灵精怪,她极富感染力的表情还曾成为火遍全球的表情包。她也在选美比赛中拿过无数奖项,获得过不少奖金。

 

与此同时,她也没有荒废自己的学业,在学校表现十分优异。

 

这样一个完美的孩子,最后却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离开世界,在令人扼腕叹息的同时,也成为很多人心中的谜团。

 

据纽约邮报《Page Six》报道,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好友称:“我们知道她有一些情绪上的挣扎,我们都尽我们所能鼓励她、帮助她。”

 

Kailia的心理健康问题其实在她幼年时便有迹可循。

 

在早期一档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问Kailia喜欢什么,是在舞台上表演,还是和小伙伴玩耍。

 

Kailia一反往日的开朗,回答道:“我不知道,我只想让妈妈开心。”

 

Kailia脸上苍白的笑容,暴露了她幼小心灵的无力。

 

一旁的妈妈却称,选美是Kailia自愿选择的,她只是尊重Kailia的选择。

 

十几年来,在妈妈高压管控下的Kailia,或许形成了一种顽固的依赖心理,她将这种控制内化,在潜意识深处相信独立是“坏”的,因此甘愿成为妈妈的傀儡。

 

而在16岁这个即将面临走向独立的年纪,Kailia或许内心感到非常挣扎。

 

Kailia的人生被操控,失去了对人生的掌控感,也失去了真正的自我,她不知道该如何真正独立。

 

她或许也清楚地认识到自己16年人生,从未为自己活过,都在为妈妈而活。这种撕裂感在内心拉扯,让她感到非常痛苦。

 

虽然真实的笼子不在了,但那个虚幻的笼子一直在囚禁着Kailia。

 

2、“心理癌症”:一种处于真空的状态

 

很多从小服从到大的孩子,长大后会变得没有主见,无欲无求,存在感缺失,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觉得“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人生没有意义。

 

北大心理学教授徐凯文曾将这种心理状态称为:“心理癌症”。后来,他觉得这种说法太悲观,更名为“空心病”。

 

他曾经表示:“如果到精神科医院诊断,一定会被诊疗为抑郁症,但问题是,所有的药物都无效。”

 

我在临近大学毕业时,把自己关在宿舍一个月,后来确诊为重度抑郁症。

 

因为我复读时铆足劲儿考大学,最大的目的是为了逃离家庭的控制。

 

而当我逃离后,我感到非常迷茫,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从小到大,在很多重要的选择面前,我都在被否定,这让我早就对选择丧失了兴趣,也没有任何欲望去追求符合世俗价值观的事物,我觉得活着的意义除了等死之外,毫无意义。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师FRANK曾提出:

 

大多数人都觉得活着没意义,是因为处在一种存在真空的状态,根本上,我们缺乏的是‘存在感’——

 

令我们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被他人,被世界需要和认可的感觉,从某种意义上说,有存在感,就是确信世界上有自己的一席之位,‘我’值得活下去。

 

而父母的否定,在不断掠夺我的存在感,让我不觉得自己被需要,没有任何价值和意义。

 

父母自以为是地替我选择,在一直在对我进行定义。

 

那么如何走出“假民主”父母控制的阴影,找到自己的价值和意义呢?

 

以下结合武志红老师的讲座和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王芳的采访,提出2点小建议供参考:

 

1、及时修正你的心灵地图,形成一套更适合现实状况的生存逻辑

 

美国心理学家斯考特·派克曾在《少有人走的路》一书中提出“心灵地图”的概念——

 

“我们每个人都是根据童年时的经历,形成了一张心灵地图,并靠这张地图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张地图,在童年时的环境中是适用的,然而,当我们脱离童年环境,若还沿用这张老地图,那就会走错路,所以需及时修正自己的心灵地图。

 

就像那头一直站在笼子里的熊。

 

尽管真实的笼子已经不存在,它依然站在那里,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可以逃跑和反击。

 

我们要修正自己的心灵地图,就必须先认识到自己的逻辑有问题:

 

增强改变的欲望,反省自己持有的那一套逻辑,调整它甚至放弃它,而去形成一套更新的、更灵活的、更适合现实状况的生存逻辑。

 

武志红老师认为:“一个执着于依赖的投射性认同的人,势必会有一个权力欲望超强的抚养者。”

 

如果你是一个依赖成性的人,并非是因为你缺乏独立能力,而是需要改变潜意识中的逻辑。

 

因为你在潜意识深处仍旧相信,独立是“坏”的,恐惧独立。

 

因为你的原生家庭经历告诉你,一旦有独立的念想,就会被惩罚、被疏远,所以你必须学会接受那个独立的“坏我”。

 

这是一个需要勇气的过程,你可以试着和独立的“坏我”进行对话,给自己打气。

 

先试着想象那个独立的“坏我”:

 

把它形象化,想象成一个小孩——与童年的你完全不同的小孩,然后问问他的感受,不管他说了什么,都要承认他的感受,告诉他:你会照顾他。比如:

 

你:你感觉怎么样?

 

独立的“坏我”:我有点孤单。

 

你:你感觉孤独是因为你的生活已经变了,你已经摆脱父母的控制了。但这没什么,我会照顾你:

 

从好妈妈的原型中汲取能量——和善、关爱、体谅他人

我们可以试着想想有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情,然后就去做它:从好爸爸的原型中汲取能量,告诉他如何解决问题,如何充满希望。

 

2、找到时间的缝隙,去体验做一个真正的“人”

 

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Carl Ransom Rogers)曾提出“价值的条件化”的概念:

 

“本来每个人生而有价值,但逐渐地,我们的价值会开始建立在他人的评价,或是外部的奖励上,这通常是由父母开始的。”

 

王芳教授认为:

我们所追求的是父母希望我们去做的事情,而不是我们个人的意愿。

 

只有做到了家长提出的 “if”,才能交换爱,是以爱为名的控制。这会导致我们认为“我的价值,是建立在别人爱我的基础上”


在这种规训之下,我们一直活在他人期望中“好的样子”,但我们的内在的东西却在被架空。
有时,即使我们得到了那些东西,但我们内心依然是空的,因为我们不知道它有什么意义。

 

所以我们需要找到一条缝隙。对于那些不遵从本心、但又不得不做的事情,保证自己能够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对自己来说是意义的、愿意去投入的东西。

 

也就是说,把这件事情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外生涯”,比如“升职加薪”,一个是“内生涯”,即关注自我成长,不与人竞争,多看书多听课,滋养自己。

 

比如我的友人J:

 

他所从事的工作月薪3万,但这份工作的价值观与他内心有违。一方面迫于现实压力,背着老家的房贷,必须有一份高薪工作,所以他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

 

另一方面,无论都忙碌,他总会给自己留出足够的时间,培养自己的爱好、看有价值的书和电影、和好友深入探讨内心的困惑,以此给内心进行缓冲。

 

他在内心并没有真正向外界妥协。

 

写在最后:

 

意大利幼儿教育专家蒙特利梭曾说:“每个孩子一出生,天然就有一个精神胚胎。”

 

即每个孩子天然有自己的使命,而若父母想决定孩子的命运,就是在破坏孩子的命运。

 

对于父母,请给予孩子爱与自由。

 

如果给予了充分的爱,那么也请给予充分的自由。

 

真正的爱,不是“为你好”,而是让孩子成为自己。

 

愿我们每个人,不被他人的观点所发出的噪声淹没内心的声音。

 

愿我们始终拥有遵从内心和直觉的勇气,因为只有它们,才知道你真正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罗淼心理咨询服务中心 服务项目】:罗淼心理咨询超级引领体系  心理健康测试  心因问题治疗 异常心理诊治  个人情商提升  青少年问题管理 家庭关系问题  婚恋能力培养 亲子关系指导  心理培训督导 员工情商培训  企业EAP服务


罗淼心理服务中心胜任问题的领先口碑,来源于罗淼女士创造的《超级引领核心心理技术》,极具实操的核心心理咨询技术力量,有效快速助人摆脱远离抑郁、自卑、消极、哀伤、强迫等。有效引导转机生命的疲软,学习的被动,工作的无力,情感的消极,并在有效解决诸多心理问题时,注重培养个体生理方面的耐受性、心理方面的抗压性、认知意识的拓展性。还并而兼顾获得超级引领 核心技术——心理?情商?幸福力的人际沟通能力,使个人在经营关系中,做到彼此了解,彼此舒服,彼此给力,彼此成为学习主动、工作积极、生活健康,情感甜蜜践行者。

寻见叩开罗淼心理之门,积极乐观畅游人生之旅指日可待!

预约电话:0719—8228727\13597862277(同微信)
邮   箱:amiao999@126.com
官方网站:http://www.luomiaoxinli.com
十堰地址:张湾 青年大厦综合楼1505室(紧邻邦辉国际酒店)张湾罗淼·心理地标

 

  本文出自:十堰罗淼心理服务中心 十堰罗淼 罗淼心理 十堰心理培训 十堰心理咨询师 十堰心理咨询 湖北一淼心理咨询
  湖北十堰罗淼 www.luomiaoxinli.com 十堰心理咨询服务 十堰心理服务
  罗淼心理咨询,让生活更美好!
    预约电话:0719-8106493 8228727 13597862277
罗淼百科 秦楚网论坛 罗淼空间 罗淼微博 十堰心理培训 十堰心理咨询 十堰心理咨询中心
十堰心理机构 十堰心理培训 缘分天空365 心理师罗淼新浪微博 罗淼心理工作室腾讯微博 十堰市12355青少年服务台 十堰青少年情商培训
 
版权所有:罗淼心理服务中心 鄂ICP备09017530【后台管理】
【后台管理】 湖北十堰罗淼心理咨询服务中心